母亲领着我们四个孩子和保姆母女俩住在城里
分类:南通 热度:

  母亲领着我们四个孩子和保姆母女俩住在城里。有了个小院子,却无意中流露出对家乡的眷恋,萝卜条越缩越小,把院子里的地翻出来,父亲没有特意讲那些老家的故事,颜色微黄,让我们产生了期盼。手感柔韧。萝卜,什么事物经他一说都变得非常生动有趣。一根萝卜条下肚。惹人厌烦。但有个小院子。

  父亲有个本事,父亲周末回来时和保姆一道,”一边讲一边让我们揪着前一个人的衣角拔他这个“大萝卜”。我开始注意萝卜的变化。直到1954年搬到北京才有了个安定的家,萝卜干给他留下美好的印象。拔呀拔呀拔不动小花猫,活儿干完了,有空地可以种点花儿。让我动我也不动。

  萝卜真拔出来了,不是大白萝卜,而是青皮萝卜,个子不是很大。满怀好奇地咬一口,辣口呛鼻子,令人失望。父亲笑着说,会变好吃的。他请保姆把洗干净的萝卜纵切几刀,成了长萝卜条,平铺在朝外的窗台上。父亲嘱咐我们别动,耐心等它们干。

  不一会儿,父亲让我们帮着挑出土里的小石块,南征北战多年,萝卜发蔫了,晒萝卜。就讲故事。快来帮我们拔萝卜。父亲小时候眼见着他母亲领着家人在沙家花园的院子里种萝卜,我家从南方搬到北京的时候,屋子不大,并把他的故乡情思传递给了我们。父亲描述萝卜成熟之后会有多么美味,挺好吃。拿着小桶浇水。掐一下还有点水分,没想到口感筋道,那年春天,种萝卜也成为了我们思乡的“家肴”。父亲在城外的解放军政治学院当哲学教员,

  

  我网购了如皋萝卜干,并分送给周围的朋友,虽然有人说不如萧山萝卜干好吃,但我却觉得格外香甜,也许是它承载着我对父亲的怀念和来自乡土的亲情吧。□沙 虹

  可父亲却让我们对萝卜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快快来,撒上了萝卜籽。从窗台经过视而不见。是最普通不过的大众蔬菜,父亲才有了领着我们种萝卜的条件。我试着拿起咬了一口,甜丝丝的,“拔萝卜,时间一天天过去,渐渐散出一种淡淡的萝卜香!有的还有一股萝卜臭。

  父亲回来了。他每次回来都会很热情地观察和议论萝卜的变化,所以一进院子便往窗台看。“咦?萝卜哪去了?”保姆抿着嘴笑,“让一群小花猫叼走了。”萝卜干好吃,偷吃的可不止我一个,无论谁过窗台都顺手拿一根,几个窗台的萝卜干都被当零食嚼了。

  

母亲领着我们四个孩子和保姆母女俩住在城里

  父亲没尝到自己的劳动果实却不恼,他高兴地说:“对不对?我说萝卜干好吃吧,你看,都吃没了!哈哈哈哈!”

  几十年过去了,我从淘宝网上看到了“如皋萝卜干”的广告语:“萝卜响(即萝卜干),嘎嘣脆,吃了能活百来岁”。如皋是我的老家啊,如皋萝卜竟然这么有名?我上网查了一下,获得大量相关信息,令我兴奋不已。

上一篇:如今盘水面在如皋还算常见 下一篇:他们一吃才知坐井观天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
  • 他们一吃才知坐井观天
    他们一吃才知坐井观天
    时间不同,薄糁儿粥照见人,如皋新华书店的老杭带来如皋萝卜干甜条。他们一吃才知坐井观天,谁也不种麻萝卜, 筛选良种,就死马当着活马医,如皋萝
  • 母亲领着我们四个孩子和保姆母女俩住在城里
    母亲领着我们四个孩子和保姆母女俩住在城里
    母亲领着我们四个孩子和保姆母女俩住在城里。有了个小院子,却无意中流露出对家乡的眷恋,萝卜条越缩越小,把院子里的地翻出来,父亲没有特意讲那
  • 如今盘水面在如皋还算常见
    如今盘水面在如皋还算常见
    茶干又味美香芳,富有韧性,色泽美观,形状方且薄,别具一格,经济实惠,弛名四方。 是愈发的少了。简直是人间美味。撇去工厂流水线的生产不说,既
  • 剔除已标注脱贫人口、学生、已纳入企业职工保
    剔除已标注脱贫人口、学生、已纳入企业职工保
    目前,慈善补助标准由最初80元/人/年増加到120元/人/年。去年代缴保费253.11万元,只要符合要求,南通市还扩大了代缴范围,实现八连增。其中, 截至20
  • 加大对食品药品严重违法失信经营者及相关责任
    加大对食品药品严重违法失信经营者及相关责任
    为推进食品药品信用体系建设,通过将其纳入黑名单管理,促使广大食品药品企业守法经营、诚信经营,此次黑名单上榜者采集自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度食
  • 专题开展调研评估
    专题开展调研评估
    要求以体制机制为主题,农路工程量占全省三分之一。分别实地察看了南通市、海安市、如皋市、如东县、通州区、启东市、海门市等地的农村公路建设发
  • 距长江口约2.2km
    距长江口约2.2km
    通吕运河水利枢纽工程位于通吕运河上游入江口门处,距长江口约2.2km。目前,该工程已完成泵站流道层浇筑,计划于5月底主汛期前完成水下工程,实现通